切换风格
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窄版

终身大事

[复制链接]
作者:姐狠低调 
版块:
k77社区广而告之专区-信息发布栏目 教育培训 发布时间:2018-9-15 17:00:25
370

该用户从未签到

论坛元老

积分
8334
姐狠低调 发表于 2018-9-15 17: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终身大事
      
   
    对于二十八岁的齐鹃来说,她的压力主要来自于亲朋好友对她个人问题的关心。
    其实在如今的大都市,象齐鹃这样的大龄未婚女青年比比皆是,她自己也无所谓,大不了就做单身贵族,乐得逍遥。可是不行,父母、亲戚总在她面前关心她,灌输要趁早把自己嫁出去的思想,每当此时,齐鹃就觉得到现在还没有结婚是个罪过。
    其实齐鹃也不是不想找个如意的郎君,和和美美地过一辈子。不过,经历过几次感情挫折的她对于恋爱、婚姻有点恐惧,甚至排斥。
      
    齐鹃是在大学时代经历的初恋。
    那种象牙塔内的,用纯情堆积起来的罗曼蒂克,很快就因为现实   工作以后,人逐渐变得现实起来,找对象当然首先得考虑对方的经济状况,其次才是相貌、内才、谈吐,后来成熟一些了,发现性格是否相合也很关键。于是条条框框就多了起来,于是别人追她或者给她介绍对象就多了门槛,如果基本条件不达标,她连一丝兴趣也没有。也有一些受了爱情小说或爱情电影感染或启发的志士,以坚韧不拔的毅白癜风好了能吃羊肉好的更快不力追求过齐娟,但是终于还是耐不住齐娟的冷脸的寒气,最后退却了。
    正如许多这样的蛮优秀的女孩子,齐娟开始很挑,也接触过一些看得上的男士,但是还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一拖拖到了闹不好要把自己贱卖的年龄。
    齐娟为了打开信息渠道,还偷偷摸摸在几家婚姻介绍所登了记。
    不仅登记是偷偷摸摸,每次齐娟上婚姻介绍所查资料也是偷偷摸摸,生怕撞见什么熟人。
    “你想找什么样的男的啊?”去了几次后,在其中一家婚介所工作的中年妇女悄悄问齐鹃。
    齐鹃一时也说不完整,于是用了时下流行的套话回答:“也没个准,随缘吧。”
    “嗨,还是说具体些吧。” 那位热心的中年妇了解如何判断白癜风的早期症状女,大家都叫她陈大姐,说,“是不是要有房子,收入高?”
    “房子最好要有,不过人好的话,也可以一起按揭买房呀!”
    “你还挺有眼界的,我赞成你这想法。其实男孩子年轻轻的能挣多少钱?很多还是靠父母。”
    “不过收入也不能低吧,太穷就酸了。”
    陈大姐笑了:“那倒也是。学历方面的要求呢?”
    “大专以上吧。”
    “是,现在男孩子没有大专以上的文凭,工作都不好找呢。”陈大姐欣赏地看着齐鹃,“别的呢?”
    “现在我也不是挑的年龄了。”齐鹃叹口气,黯然说,“只希望性格别太坏。”
    “这个……怎么说呢?”陈大姐变得严肃起来,“性格确实重要,但是也是非常复杂的东西。其实往往好的性格也包含着坏的一面,比如我的先生,人很善良,可是也很软弱,特别胆小怕事;再比如我哥哥,人很大方、乐意帮助别人,但是也常常想控制别人,更别谈接受别人的不同意见了。再说,性格这种东西也很难了解,不是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吗?你要通过很长时间才能知道对方的真正性格,甚至还只能了解一部分,你陪得起吗?”
    齐鹃觉得很受启发,不过她还是发表不同见解:“我希望自己的性格别跟是什么惹恼了你的宝贝让他不告而别对方有大的冲突,我相信给我半年以上的时间,我可以凭女性的直觉判断是不是和对方难以相处。”
    陈大姐又笑了:“话是这么说,可是很多男的谈恋爱时都很善于伪装自己,你那么容易看穿他们?其实还是靠包容,真的结婚了,就要尽量去包容对方的缺点。有时候婚姻就象,你只能凭着你看到的和你的运气去做决断。”
    齐鹃被逗笑了,她想起曾经风靡一时的歌曲《潇洒走一回》里的歌词“我拿青春明天”,自己真的要一把吗?
      
    经过几次接近推心置腹的长谈,陈大姐成了齐鹃在那几家婚介所里最知心的介绍人。她还帮齐鹃介绍了几个挺不错的男孩子。
    其中有个是在电力设计院工作的男士,还是硕士研究生。但是头次见面齐鹃就觉得很失望甚至气愤。他迟到了快半个小时,可是毫无歉意,甚至连句解释的话也没有。
    “看来你很忙啊。”齐鹃语气里明显地带着讽刺。
    “也不算太忙,你呢?在银行工作,也很多事吧?”
    两个人就这么聊开了。说实话,这个名叫罗立德的男士条件非常好,除了工作稳定收入可观文凭高,外型和谈吐都称得上出类拔萃。可是齐鹃因为他的迟到又不致歉,心里总是疙里疙瘩,只觉得这是一种巴不得早点结束的敷衍。
    终于到了告辞的时候。
    “我第一印象你是个不错的女孩。”罗立德说,“希望以后我们能成为好朋友!”
    “哦,谢谢夸奖。”齐鹃说着脸有点红,“你也很优秀,那就祝你早日找到意中人!”
    “能不能留个电话号码?”
    “可……可以。”齐鹃感到很意外,“不过,你其实可以向陈大姐要的。”
    “我觉得这样更礼貌。”罗立德说罢笑笑。
    你也知道礼貌?那开始还迟到还没事一样!齐鹃又愠怒起来,她故意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写错几个数字给了罗立德。
    事后齐鹃觉得这样做有点对不起陈大姐,就立刻打电话把事情的前后告诉了陈大姐。
    “该!”陈大姐在电话那头坚决地说,“这个不行,我再给你介绍更合适的。”
      
    后来又介绍个部队退伍的,说虽然只是高中毕业,但很会做生意,在市中心有三室两厅两卫的套房,在郊区还有一栋装修豪华的祖房,不妨见见,不行就立马回绝。
    齐鹃觉得也是,见见就见见,有什么好怕的?
    于是陈大姐安排了约会。这次那个男士来得很早,因为齐鹃来的时候他那杯热咖啡已经不冒气了。
    “我叫胡建功。”他说。
    “我听陈大姐说过了,你也知道我叫齐鹃吧?”
    对方立刻说知道知道,他很健谈,显然经常应酬而善于周旋。不过,齐鹃并不喜欢这种滔滔不绝的架势。
    聊了一个多小时,胡建功请齐鹃坐他开来的长安福特去兜风。
    齐鹃本来想一口拒绝,不过想想不如搭搭车:“你还是开车带我回家吧。”
    “好啊,乐意效劳。”胡建功殷勤地说。
    他站起来齐鹃才发现,他其实和她差不多高,虽然她穿了高跟鞋,但是跟并不高,所以估计他也就一米六八不到,“三等残废”。哎,又是场失望的约会。
    他却毫无察觉她的失落和抵触,带着她在他认为夜景最好的街道兜转并介绍这介绍那。
    “对不起,我累了,还是快带我回家吧!”她忍不住说。
      
    不久后陈大姐又给齐鹃介绍个大学教师。
    他们是在麦当劳的餐厅见的面。他叫杜可商,戴高度近视眼镜,长得斯斯文文。
    谈了各自的单位情况、各自的家庭,杜可商又询问齐鹃的爱好。
    “平时喜欢看书。”齐鹃很随便地应付道。
    “爱看什么书?”杜可商又问。
    齐鹃看他的认真劲,很想笑,不过还是忍住笑答道:“也不一定,看得很杂,也看各种杂志。”
    于是杜可商就开始神侃书上的知识。齐鹃觉得杜可商书卷气太重,如果是三年前她很可能根本不会考虑他。可是现在她不再有那么多选择,也就无法那么挑剔了,她忽然想,这种书卷气下也有一种在她的金融圈子里难得一见的纯真,也是一种可爱,这么一想,就对杜可商有了不少好感。
    其实很多事情不正是如此,它也没有严格的好坏,就看你怎么看待它。
    后来聊得很迟,大概将近晚上十点,杜可商提议送齐鹃,齐鹃觉得他还懂得些人情世故,就让他送到她父母住的那个小区的门口。
    “Good night!”杜可商告别时说,恍惚齐鹃又回到了大学时代。
    那一刻她好怀念大学时代的纯真、浪漫呀!
      
    齐鹃决定和杜可商发展关系。不过这期间胡建功对她依然紧追不舍,尽管齐鹃用很隐晦的语言暗示她对他没有感觉,可是他却常常和她联系,约她见面。齐鹃也许是有点被他感动,也许觉得保留一个选择也不是坏事,所以也不时赴约,和胡建功喝茶、唱KTV,或者坐他的车兜风。
    这样一个月后,很让她意外的,罗立德打电话给齐鹃。
    “能够请你吃饭吗?”罗立德在电话那头问。
    “可是……有……有什么事吗?”齐鹃一时说话也失去了以往的流畅。
    “也没有什么事。”罗立德说完考虑了一下,“就是很想再和你聊聊。上次我迟到是不对,不过你也不用告诉我错误的电话号码,害我被人家臭骂。”
    齐鹃被逗笑了。
    “怎么样,能请你出来‘杯酒释嫌’吗?”
    “今晚我有事,要不明天晚上?”
    “好,就明天晚上。”
      
    当罗立德在次日的晚餐上告诉齐鹃,他无法忘记齐鹃,很希望双方有进一步的发展时,齐鹃很烦恼。
    从前没有交往的男孩子,齐鹃既因为承受周围人的压力而焦急,也常常在空暇时觉得寂寞。现在突然有了三个候选人,她觉得有点乱。
    当晚睡在床上,齐鹃把她觉得的三个人的优点、缺点分析了一下,试图给他们排个序。
    综合来说,罗立德条件最好,是她期待成为丈夫的那种男人,但最没把握,排一号;杜可商书生气,但是比较可靠,排二号;胡建功有钱,但是缺乏品位个子又不达标,只算备选,排三号。
    思前想后,齐鹃决定暂时都跟他们往来,因为对他们都了解不深,都没有把握,而他们又都有可取之处。
    这样她便需要按照她的排序给他们分配时间。尽管约会的时间主要由齐鹃决定,但还是会有撞车的时候:比如她安排好和罗立德约会,可是莽撞的胡建功突然打电话给齐鹃,说就在她家楼底下等她,还有个惊喜给她。她只好去看那个惊喜—可能是鲜花,或者某个齐鹃感兴趣的演出的门票,然后她只好打电话给罗立德说家里突然来了客人走不开不好意思。
    “你不会是骗我吧?”罗立德在电话那头问,然后笑笑,“算了,随便说说,别当真。”
    齐鹃心里因为被他说中实情很过意不去,更因为他提的“骗”字而不安。她听罗立德说过,他第一次和齐鹃见面迟到的根本原因是他已经厌倦了婚介,而厌倦的原因是他三番五次被婚托耍弄,觉得婚介太不可靠。所以罗立德怀疑齐鹃的真诚是很严重的问题,这意味着她可能没有什么机会。
    可是要齐鹃全力以赴和罗立德交往,她又觉得太冒险。
      
    一个周末的晚上,齐鹃和杜可商一起去看电影《指环王:护戒使者》。这是全市音响效果最好的影院,又上映的是热门的美国大片,所以座无虚席,而且电影院门外都是等候退票的人。
    真是一部精彩的电影:有神话般的奇妙,又栩栩如生;有恢宏壮观的场面,又有对人物的细致的刻画;有浪漫的爱情醇厚的亲情肩并肩的友情的展露,又有对竞争、仇恨的表现,更有对人性的哲学家般的深刻揭示。
    齐鹃看得心潮澎湃,电影结束了她心绪还不能平息,但是这只是《指环王》系列的第一部,她多期望马上能完整地把整个系列看完呀。
    “后面的两部还没有拍完呢。”杜可商仿佛看出眼神痴迷的齐鹃的心事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